鹤羽生风

由于要中考了可能会拖更很久


被凹凸击中了……

喜欢把死物写活选手。
cp:鹤一期,博狗,雷all
大概是个很懒得画手/文手
不是一般懒

【鹤一期】因为你听不见

青春时代的两个人

装样鹤×班长(深套路)莓

-------

终于国庆假期了,短篇来一发。
脑洞取自歌曲评论,觉得很棒就想写了。

好久不写文笔退步怪我。

-------

这是关于我的损友——鹤丸国永的故事。虽然一切的原因都归结于我的一个建议。十分假以至于没人会相信一个谎言,却承载了一段十分单纯的感情。

……

好不容易,考上了普通高中,阴差阳错地,我又和鹤丸分在了一个班。从小学到现在不知中了什么邪,就是多了个叫鹤丸国永的熊孩子在身边老转悠。上课不是扰乱纪律就是糊弄老师,下课不是招蜂引蝶就吓唬同学,不但不守规矩,还老是崇尚所谓自由学说,生不知道他小时候是哪学来这些东西的。不过这人唯独就好在他永远不会触及他人底线,哪怕吓到别人了也还是会道歉。即便如此,会靠近他的人少之又少。

你问我是怎么和他成为朋友的?这个就是十分久远的故事了,以后有时间再说。

说正事吧。鹤丸到了初三就安分不少,因为没人会跟着起哄瞎闹了。仿佛此时唯一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和眉睫之迫的就剩他了。我都晓得该应付考试好好复习,而他真就像鹤一般自由。我还是十分羡慕的。无数次办公室谈话,他都让老师没辙。最后,还是和我考上一个高中。这大概就是所谓吉人自有天相吧。

扯远了。回到今天的主要话题。

就在高中后的分班考试过后不久,鹤丸上课一个人在后排戴着蓝牙耳机听歌。老师知道但没说什么,这种学生他们见多了。下课之后,我们班班长就走过来问鹤丸,上课为什么不听课。这个时候我就知道鹤丸要和班长开玩笑了,同时对班长多管闲事有小情绪的我就开口:“这个是助听器,摘了鹤丸就听不到了。”旁边鹤丸一听妙这计,连连点头。只见班长有些慌了神色,又摆回原本的表情庄重说道:“鹤丸同学,十分抱歉,是我冒犯了。如果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可以随时问。”于是,几番客气推脱,我对着转身离去的班长就是一个十分同情的白眼。

当时我还不知道,这就是一段难以斩断的孽缘。

说起班长,他名字做一期一振。长像十分端正,学习又好,是不少班里人的学习目标。但我觉着单比脸,鹤丸也不差,就是他习惯不好。

那次耳机事件之后,我和鹤丸为了继续捉弄班长,见到他时就让鹤丸一直带着“助听器”。每次一期和鹤丸说话的时候都十分大声。因为鹤丸一直在喊:“大声点,我听不清。”而每次过候,我们都笑的合不拢嘴。这个时候班长总是十分体贴人,每次鹤丸考差了,他都会贴心地先让鹤丸摘下“助听器”,然后来一顿十分严厉的批评,而鹤丸那装作听不见的演技该说是逼真吧,不过倒是每次被骂时那上扬的嘴角很难以掩住。

算的上是恶作剧的报复,有一天,班长如往常摘下鹤丸的“助听器”,要把鹤丸骂一顿。而他把嘴巴凑到鹤丸耳边时,到了嘴边的话却是一句简洁而细微的“我喜欢你。”

鹤丸的表情像极了开合的验电器,不知此时是受了正电荷还是负电荷。他的笑容仍挂在脸上,却不是同我脸上一样的得逞笑容,更像是无措的粘在了脸上。罪魁祸首一期一振却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站直了开始批斗大会。在明朗洪亮的教育词中,被教育者已经当机了。他陷入了害怕与心虚中。

此后,我问鹤丸他是否还有继续这个玩笑。我也觉得这玩笑开了一年该结束了,何况玩笑者扮出的面具已被毁灭,看捏造者失措的表情便知道,这次玩笑胜者是一期一振。

但是天真的鹤丸还是佯装到了高中的最后一年。溃不成军。

他摘下耳机说:“一期,其实我并没有聋。这个所谓‘助听器’只是耳机。”狂妄少年的语气都弱了几分。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一期接过鹤丸手里的蓝牙耳机“从一开始。”

……


-----------

假期第一发,心情舒畅。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