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未见其影,先闻其声。

指绘了嘉德罗斯生贺图,忘了放上来。

【雷卡】流烟尘朴

注意:【大量白描】
【纯自然描写无叙事】

午夜滂沱大雨冲刷着泥泞土地,反反复复,直至种芽都要被踏碎。它们终究受不住的,狼狈地随波逐流了。闪电暴怒,狂风怒号,巨树拔出自己终年固蒂在土壤里的脚,仿佛全身都快随势而起。全部生命都在悲鸣,一世生长在此的长老们也快支撑不住了。暗无天日,不见暖,何时才是头阿……

野草是会复燃的吖,生于最初的火种不会被雨水浇灭。伴随一片寂静的是日出带来的黎明,那星星点点从厚实的云里展露,又给棉花染上霞光,氤氲水汽里,柔光把黑夜步步驱除,天上有了水色,是要比夏夜空更清澈的,又要比大海还深邃,在东方还更靓丽炫彩!那旭日流光像沉香,一寸寸流过斑驳土地,把潮湿土壤里的生命都唤醒,予以重生。沉香拂过河流,激起涟漪,波光粼粼,是紫霞的倒影;他穿过森林,予以温暖,绿叶重生,是点缀的剪影;他普照大地,呢喃轻语,百草苏醒,是绚丽的造物主!

小雏菊出土开花了,紫藤缠绕连接着,风铃草在摇曳中开苞。那一缕幽蓝比姹紫素雅,于是千万红叶为蓝色风铃衬景。他在暖阳中开放,诉说着忠诚守护之人的誓约。而给小小花草一片阴凉的是树枝头大片簇拥的紫丁香。于万花之上,紫丁香不吝惜自己,只为坦荡开放。旭日下和风阵阵,那丁香把星点碎花零落撒下,弥漫开紫丁花香。

风儿说谁离开了,于是有河水奔腾向东去,为加入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起奔至天涯。太阳也不止步于此,而与其背道而驰的是同东流河水去的暗影。那太阳向着山峦去了,而山峰挡不住的锋芒又唤起飞鸟啼鸣。有百鸟追去却无穷无尽,直至飞向漫无边际的海洋。

蔚蓝在咆哮,他终究藏不住平静表面下的蓬勃心跳,高拍起的浪直冲天,岸边溅起百丈浪花,要将一切都踏碎化作他最后追寻光明的动力。而光执意而去,他是挡不住的不羁与自由。海知道光不是永恒,却仍用自己流动婉转的躯体折转出绚丽光彩,试图以此留下一份光明。光好似不经意,也都收敛些锋芒,予以蔚蓝一片红光紫霞,蓝色港湾染上粉红,天边一处于天紧密相连。水波同紫霞一片,依恋不舍,而逐渐吞噬而来的是黑暗,席卷随着星辰点点布满天空,最后割舍情节不了了之。

海风凛冽,同一片深蓝一样,夜辰星空无言,却把对方都烙印在心底。海洋看不见除明月星辰以外的光,银河便成为唯一的赏物。多么深邃而神秘,迸发着点点星光,不断予以着光亮,却是静谧而安详的,他比日光黯淡,却不令人痴迷。于蓝心中的只有一份温暖的紫,只需铭记那颜色便知足……

星光熠熠,予以光彩和冷漠,但是黑夜中只有这星光才最令人向往。暖阳太炽热,除却白天,若是一直与他相随,在荡漾壮阔的海都荡然无存。于是,只在默默黑夜守护,两者都不会寂寞,而你只要在黑暗里,星辰就不会失去光芒!

TBC--
---------------------------------------

只要仍有一双眼睛,看到的景象就会用来描写。

这是丝毫看不出象征的象征……

放些街拍。

50粉感谢

唔啊,太感动了,谢谢这段时间来fo我的小可爱。
无论画画还是写文,我自己都清楚我做的不好,到现在有人喜欢我的作品我已经很感动了。
正好就趁还没开学,大家可以点文和图【压感笔坏了暂时只能手绘,大家不嫌弃的话可以点图】

有以下cp可选:鹤一期,雷卡,博天,瑞嘉

★我会从评论里挑选三个梗来写或画,无论是不是同一个人发的。

该活动到2月22日中午2点22分结束,作品在2月28日前完成。

再次感谢各位小伙伴支持。
这个月过完只有到毕业再活动啦。

不过凭我人气,能有一条评论就知足了。

(仅限粉丝,不打tag)

我再多bb两句,小伙伴们多找我说说话,也希望大家能戳我小窗,这样我也更有信心来产粮。【不过我这种渣渣写的画的算不算粮都不知道,怕只会辣眼睛】

极限短打

ooc注意

油菜花海_

接到一通蛮横无理的电话,安莉洁将信偷偷藏在随身的包里,说服卡米尔出门了。

惊喜的便是那油菜花海。

整顿坐在花田边,远望起簇簇黄花随风摇曳。

安莉洁将手里的信交给他:“你大哥给你寄的信。”

汪洋蓝眸篡起亮光,波澜比这油田的惊喜还大,是主人在意雷狮多余任何其他的征兆。

卡米尔打开信,边看着,就随文中命令读了出来:若是你打开看了,务必放声读出来。

安莉洁听着,正座起来笑颜聆听。

磁性而平稳地:卡米尔,你还记得那片油菜花田吗?意料之中,你现在应该已经身处其中了。没能一直呆在你身边,这份美不能同你一起再分享。

十五点零十五刻,你向太阳正对的方向看花海。

安莉洁听至此,抬起手看表:“现在十五点十四分。”

话音才落,一黑一蓝的脑袋就转向所指方向。不过多久,刮起横向的风,花瓣零落漫天,卷席片片热意。簇簇成片的花绽出此季此时的烂漫。

更加烂漫的是他蔚海的蓝瞳中映出的灿金:“卡米尔,你的眼睛此时一定坠满星辰,极致之美。我亲爱的弟弟,你我藏匿的宝物此刻无法同你一起珍惜了。”春里的热意化作一直有力而温暖的手,正揉着卡米尔的头顶,黑色发丝也被打乱了。“踏出你真正想要的一步,你所想的,真正想要的,不是我雷狮的背影。否则你也只能看到漫花飞舞的泛泛之境。”朗读嗓音里的惊讶逐渐抚平,换上了清冷而音调渐低。

风儿弱了,消失地悄无声息。没有它存在过的痕迹,好似这送信的主人。

“卡米尔,记住,你不是狮子会一直拥护的又在,更不是残暴狮子的同伴,你是我的猎物。”卡米尔停顿下来,思考之余无心整理颈处的围巾。他若有所思的眨眨眼,继续开口:“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大脑转灵光点,上前再走一步折腾不死你。”

卡米尔捂上刺痛的胸口,有些话说不出,声音也哑了下来:“即刻,我将不再只是你大哥。”

信到此处就结束了,最后只有雷狮二字的简单落款。

“卡米尔。”卡米尔有些呆滞,被身后的声音打断思路,同时大脑当机般地,难以控制脸上僵硬的表情便下意识转过身。

“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么?”那人熠熠的紫眸散发着光芒,脸上是肆意而坦然的笑容。他朝伫立在原地的人大步迈去……

——end

  • My feet wont touch the ground

  • I look up at the stars

  • I look up to the sky

  • And I see myself in the dark of your eyes

  • 看完19集,感触挺大的。我觉得卡卡若是看见了雷总这样,一定会无措,同时又在想好多方法计划什么的。他会不会急到失重啊?然后网易就推了这首歌,感觉无比适合雷卡,光听着已经满脑子画面了。

我们是对有梦想的兄弟。

卡:哪个混蛋把肥皂放那么高。


摸个鱼证明我还没死。

没有雷狮的雷卡

私心打了个tag

【雷卡】暮辰大海

原作衍生


雷皇骨科


短小


可能ooc


避雷注意


start:


那双紫瞳该如何形容?


雷狮独有的气质都是从当中尽显,像是夜幕,又没有那片灰暗冰冷,不如夕阳般耀眼,因为就少了一份傲慢与神秘。


他有身披的茱萸,那是他还不知道真正的浩瀚。当他凝望星际,墨蓝色不曾袒露一丝神秘。鎏金的枷锁在他头上闪耀,红色的宝石表达着狂妄,却锁不住他眸里的光。


高傲的身影背对着凡凡重影,耳朵阻断了丛丛呓语。


那对蓝眸该如何比喻?


了无边际的大海又或带着平淡流光,都说不出他眼里的层叠故事。波澜而又深邃,不是万千大海囊括得下的。


不会做任何无谓的解释,不代表大海掀不起波浪,只是所有的苦都不及真正心跳时的波澜,那不是拍打船帆淹没船只,是将那耀眼的城市都环为己有,只为自己而发光,那一定是将星月都包含的广阔。



“把头抬起来,卡米尔。”居高临下者如此说道 ,将他的锋芒敛捋起来, 却不自知放出更耀眼的辉耀把面前的人全盘揽入囊中。



“大哥。”直至信任,他才愿意把星星的棱角包容,把深蓝的灰暗割舍,令星辰闪耀更加刺眼的光芒,照亮的是心,也在最明亮的地方给辰月留下足够明亮。


被岁月搅合了辰夜的锋芒,星月在月色下绽放,阳光给予大海光亮。那明阳投进大海最深处,那夜幕包揽天际的最远方。


“我们一起离开吧,去做海盗。”海洋同天际融为一色,就是在夕阳最刺眼的地方。


那海洋深处道来“我知道了,那最耀眼的紫色。”


那辰月高声喊着“我看见了,比大海辽阔的蓝。”


就在落日没入地平线的时候,没有比紫霞更夺目的存在,它照亮蓝天的每一个角落,把自己的颜色沉入大海,这样就算离开,那炫目早就刺入了大海深处。


那辰月就映在海上了,掀起波澜涟漪,辰月的浩瀚背后,全都是大海的蔚蓝了。无论明星旅行到何处,都脱离不开深蓝,它走不出这广阔。


紫瞳与蓝眸同闪过的流光,是再也分不开的证明,沾染上其他颜色,不再唯一。


tbc.

-----------------------------


我谜一般的逻辑和文笔极差的描写实在是差劲。


【鹤一期】帘(重置)


就是一个场景而已啦,在学校发呆无意中想到的。。。

现代高中生✓

恋人设定✓

小学生文笔注意☆

★★★★

        夏日的艳阳总是遮不住,窗外的光线都投上黑板,黑色的板子硬成了一块打光板 。为了方便同学们看清黑板上的字,老师把窗帘拉了起来。可这般燥热的天气又有多少人在学习呢?
       

诺,那白发的少年就是典型,他目光总是时不时瞟向前排的水蓝色,仿佛只要盯着那个脑袋就能解暑。这只是他心里想的罢了,在稍长的颈部发尾,白发早已黏腻的与他雪白的肌肤贴合。

目光随着老师的踱步,好像老师叫了某个同学到黑板上做题吧,反正不关自己事,鹤丸如此想着。直到水蓝色头发的男生走到讲台上,鹤丸才猛地回过神来,盯着那个蜜色眸子的少年。
       

五条鹤丸与那个少年——一期一振,是恋人关系,不过也只是他单方面的追求,虽然一期并没有拒绝就是了。鹤丸回过神来看向黑板,那上面布上了工整的解题步骤和正确答案。"啊啊,不愧是咱们班的班长。"边这么想的鹤丸说出了声,随即教室里稀稀落落的响起掌声。下课铃也伴着掌声打响了,知趣的风神为学生们送来一阵清凉,窗帘就这么被吹开了……
     

  随着休息时间到来,鹤丸翻跳前面两张碍事的桌子,上前给一期扑了个满怀:“哈哈哈,吓到了吗?可爱的一期君~”只见那双蜜瞳微有波澜,便听见它的主人说道:“五条君,请不要总是开些无聊的玩笑了”。回应一期的是鹤丸天使般的笑容。好像是觉着自己有些认真了,一期又摆出了自己和善的笑容。可没等他反应过来,鹤丸的脸便放大数倍,自己的唇被什么柔软的贴着。!!kiss!?一期的瞳孔收缩,将鹤丸眼睫微阖的神情映入脑中,祥云在他脸上浮起,耳尖更是红的滴血。…等等,这是教室吧!?没等他呼出声,鹤丸便捂住他的嘴:“一期,我喜欢你。”鹤丸低头附在一期的耳边说着。说着这句他对这个少年说过无数次的话,他知道自己难以得到回答,却从未停止过告白。“五条君……我”没等面前的人把话说完,鹤丸又以吻封住了一期的话,他在害怕面前的人会就此告别,于是只自顾自的告白后又不让面前的人说出回答……
       

这般青春的景象被那块窗帘遮住了,那片帘下就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阻挡了世俗的眼光,在其中泛滥的就只有他们不坦率的情感……
【完】

啊,心情舒畅,把画面写完好爽啊

实话感叹,以前自己太蠢了连文字怎么发都不知道,现在看见干脆改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