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啊,我懒癌犯了。等我再睡会儿…
cp:鹤一期,博狗
大概是个很懒得画手/文手
不是一般懒哦
可能会脱更哦

[鹤一期]守望的路灯(上)

路灯鹤(有灵体)+一期


不敢相信我爆字数了。。

先paro

ooc注意

蛮雷的

 

我是一盏路灯,如其名,我是一盏极普通的灯,每天的工作就是从晚上8点到早上6点30分发光。我照亮的是一栋小区楼的庭院,说是庭院倒有些大了,其实就是庭院门前的小半条路。

日复一日,在我光下走过不少人,比如说1单元的一个大妈,几乎每天早上都慢悠悠走去,在日落时带着大麻袋的东西脏兮兮的回来。还有那个提着皮包的中年人也是伴着日出出门,随着日落回归。对了,半夜的时候还总是有个喝的酩酊大醉的痞子,往我脚跟呕吐过几次,洗几次衣服那味道都还令我心有余悸……

这些人走过不少年,最后也都没再见过了。

有个年轻人呢,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吧,看着他走过每一周,走过许多个季节,走过不少个年轮……我望着他从我的小腿到和我一般高。许多次我甚至想过冲上去和他一起玩呐,但是每次我站到他面前也只能看着他向我身后的同伴招手。

他的样子,该从他小时候说起吗?那倒是很好说,他小时候脸很圆,水色头发稀稀疏疏在头上长着,那双鎏金的双瞳时常笑的眯起来,好多次我都没能好好观察那双蜜眸中的世界。他总是小小的,蜷缩依偎在他妈妈怀里。在那不久后,我从他人口中知道了,他叫做一期一振。

说起来也有些丢人,一开始我理解错了,好长一段时间,差不多他上幼儿园时我才晓得他原来叫“一期一振”而不是“草莓一振”。

那时候的他啊,除了可爱怕是没得其他能用的形容词了。刚上幼儿园知道新知识的兴奋孩子我见过不少,但一期这样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别的孩子见到妈都迫不及急待去要抱的要吃的,之后才说当天的见闻。一期在往家跑的时候啊,他妈妈正和别人在我本体下谈工作,他倒是激动地冲过来,他妈妈也是够可以的,居然一个激灵躲开了,一期倒好,一脑门撞我怀里。话说这孩子是傻吗,脑袋起了一大个包,一副忘了电杆是硬的这回事,满脸兴奋的跟他妈妈说:今天学了一个apple……

说好听了是可爱,说难听了就一个字,傻……

到了小学的时候,这孩子反倒倔强了,到处都十分要强,凡是和同学的游戏,要是自己赢不了,嘴里都少不了一句再来一局。这样的孩子,学习也不差吧,这样想的我,被靠着我大哭了一场的一期吓到了。只是听着那稚幼的声音一遍遍喊着下一次一定要考第一……

六年,也就能看到6场落樱罢了,一期也如此,六年的奔跑,也是2190天的行走,望着他手中又多了新的毕业证。

一期一振不再是稚幼的孩童了,他有了自己的梦想。我看见他一个人静静坐在长椅上望着远方,眼神并非空洞,而是闪着那双蜜眸独有的光芒。

初中三年的一期十分刻苦,就是那种走路看书入神到撞到我的程度。而且他貌似就只撞过我,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喜欢我了(*Φ皿Φ*)

说起来这时开始,一期的发型就没有多大变化了。那副扛得端正的黑框眼镜,愣是给我种儿子事业有成了的想法。

在季节巡回中,可能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啊,这个孩童已经是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了。眉间多了些坚定。服服帖帖被整齐梳好的水蓝短发足以看出主人的性情。一丝不苟,拘谨,守礼节,优秀,这是最为恰当的一期专属形容词。时常能从些中年人口中听到:

“你看看你,不学习一下年级第一的一期一振,成绩又好人又乖巧……”

“嗨呀,这一期一振怎么又考了第一!要不是他,我儿子那肯定有风头……”

“妈,别说了,一口一个一期一振,不就是学习好吗,还有会听话,体育也很好……((*Φ皿Φ*)这孩子好像没有可挑的毛病啊)【害怕】”

这个挺有名气的一期一振在整个小区传的风风火火,不知何时我更多用来惊吓同伴的时间竟花在这个少年身上,期待着每天那个蓝色身影走过的时刻。

逐渐的,事情却都没有一丝改变,他还是平常的走来,不变的离开。

今天,是我决定观察一期一振的最后一天,早晨目送他一成不变的离开。啊,没有惊吓的日子真是枯燥。静静朝一期的方向望去,晨光散落在他的水色的头发上,又描摹他的身形轮廓,缓缓地,缓缓地,那光中,像是他纯粹而善良的蜜色眸子。在光没能照到的他的另一半身子,我感到了那个身影所背负的重担,淡淡的怜悯油生。

真是的,这个一期一振就没有缺点嘛?我的神啊,拜托,一点就好,让我从这个优秀的人身上找到一点乐趣吧!

不知神明是否真的听到了我的话,总之这天晚上,完美之人竟真的倒下了。

他倒下的一瞬,我都还无法想象这个优秀的人会有这样一天。又想起了那小小身体比划着学走路,蜜眸像融化般留下大滴大滴的泪珠,小小的可以全部握住的手掌……是啊,他是一期一振,在此基础上,他是个孩子,这是许多家长被名为一期一振强大力量蒙蔽而忽视的根本。

看着他倒下仍蹙着的眉头:是啊,这个孩子的未来还很大,但是,若是连这个小小的院子都无法走出的话……

这个庭院外面,是我未曾见过的世界,是我无法接触到的环境,是我永远呼吸不到的空气……

无数次想过这外面会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吓,却又无法离开这道屏障。但是,不同于没有自由的我,一期一振拥有无数种可能。我不是自己得不到就不让别人得到的恶人吧。就算自己实现不了,也不该剥夺他人的自由权利。至少要让一期一振醒过来!外面还有广阔的天空等着他。

神明啊,若是你能听到我的声音的话,请务必,不,一定要让这个少年醒过来!就算摸不到,我也一遍遍尝试去搀起那蓝色的脑袋。我拼命的想办法去拍打他的脸,也只是捞得满手空。不停地触碰那具身躯,到头也只是瞧着自己的手穿过他的身体。必须,必须想点什么办法才行!

除了焦躁,慌乱,我几乎对于面前的紧急时间毫无头绪。无法触碰人类,如此地障碍此刻使我陷入绝望。哪怕就一个,一个人,请来帮助一下这位少年吧。任谁都没有他努力,也没有人比他更优秀,那些敬佩,仰慕他的人呢?一个个到了关键时刻都成了缩头乌龟!

神啊,一次就好,请允许我无理的请求,就一次,请让我触帮助这个少年吧!!

紧急时刻的愿望,贪婪却又奢侈的心情,仅有一次的赎救机会。究竟哪一种心情占据更多?这些都不重要,只要目的都是同一个就够了!

无法思考更多,当我破罐子破摔再一次试着去环起一期的头时,无形中带起了水蓝的头发。不是幻觉,刚才确实有冰凉而顺滑的触感。我拼命抱起这具已经不如外表般健硕的清瘦体格,朝门外跑去。

“附近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几乎嘶吼出声,路人先是打量我,在看到怀中的蓝发少年后,二话不说便指了路。

一路狂奔,将人从怀中转移到背后背着,乌黑的天空像是戏虐的开着高成本的玩笑,在几发轰鸣声后,雨水像子弹一样击下来,拍在脸上打得生疼。为防止身后的人淋雨二次发烧,我脱下外套给一期盖着。最后冲进医院大门才慢下步伐。

 

……

 

那之后,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时间还剩多少,脑海飘过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诸如,一期醒了该怎么面对他啊,以朋友关系挂号真的没关系吗?要是被说不认识会不会被抓走?虽说之后可能自己已经消失了。话说我还能这样维持多久?对了,晚上8点工作就该开始了。

边想着边踌躇,最后一期打断我的思绪:

“请问?”还是那清亮又带有些孩童的少年独有的变声期嗓音“您是?”

“这不重要,话说你好些了吗?”一时间我就移动到一期的面前。这张脸,还没有如此清楚的观察过呢。

“好很多了,谢谢。”苍白的脸上又挂上了有礼的微笑“请问……”

“我还有急事,无法奉陪。”我不知道自己时间还剩多少,不过方才与一期接触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背脊,手心,双臂,像是直钻心脏一般……“如果你平时实在是有压力的话,我愿听你述说烦恼”我的时间不多了……“在*幢*单元的路灯下,我会无声听着你的心声。就算再也不能与你见面,那也是个可以倾诉的地方。”得快点才行……不然的话……“你总是这样,不断地强迫自己的承担责任,要适当放松才行啊,一期……”话闭,我只能招着手离开:我会一直听着你的声音,看着你的哦,欢迎你前来。”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心情啊,你就这么想留在一期一振身边吗鹤丸国永!!

我冒雨朝着“家”的方向跑,全身宛如被恶魔撕扯。

不同于全身的疼痛,心中的结此刻越发紧紧纠缠,远远胜过肢体的是心碎欲裂的心痛。

只要拥有情感,万物都是贪婪的,他们永远不会为实现一个愿望而满足。你看嫩芽,只要吸收一点水分便会疯狂膨胀,只为汲取更多水分让自己得以生长。人类更甚,如同此刻陷入情感沼泽的鹤丸国永,明明自己只是许下想要帮助一期一振的愿望,现在反倒有了更加罪孽深重的情感。


变回灵体的鹤丸国永继续着照亮路口的工作,表面毫无变化,内部却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化学变化。

 

想和一期一振像正常人一样从相识,相知,交往……明知自己不过只是个古董物件啊。本以为此生只会在这份孤独而无趣的照耀中度过,现在,却有了只为那一人发光的想法。

 

【无论回家的路多黑,我都愿意为你为你照亮一片光芒,无论人生之路多漫长,我都愿意听你道来坎坷悲伤】

 

 

【未完待续】

 

其实我想一次写完来着。最后还是打算分2发。后半部分是哥的视角啦~


【鹤一期】海边试胆大会(短片段子一发完结)

海边试胆大会【群内点段子】

300字短篇

学生鹤一

放飞自我注意

ooc有

“一期,来海边试胆吧,听说这里新开了试胆活动。”鹤丸一脸纯真。

水发青年读起了一旁活动公告“因场地原因试胆大会将在白天举行,大家不用担心会无趣,新增海中探险活动。关卡最后鼓起勇气抓住五只活动八爪鱼就能领取双人份神秘礼品……这什么活动,好可怕……”

搞事鹤斗胆调侃“难道强大的一期前辈害怕章鱼吗?嘛,不过听说这家章鱼就是假的哦。”

“去吧……”一期眼中消失了迷茫的光芒“我像是事情,不会太难的吧。”

…………

“鹤丸请你慢点”一期小跑追着前面那位笑得像孩子的白发青年“前面就是章鱼池了,就算不是真的也要慢点,会摔倒的!”

“嘿嘿,一期你来追我啊,追到我就让你……!!”奔跑的鹤丸停下脚步,怔怔望着摔进章鱼池的一期。

只见下一秒,那水发青年一声惊呼,几只章鱼悠悠爬上了一期的肩头。还有的附在他胸口蠕动,那青年在众目睽睽之下两颊浮起暮色腾云。

见状,鹤丸冲过去扒下章鱼,将那人紧紧拥入怀中,嘴边还不忘念叨“该死的是胆大会……”

【鹤一期】犬食俐猫(前言)

又是我,来开一个美食新坑

Will.的话,嗯写了新的两篇在另一个手机上,然后手机被收了。

拿回来之后我就发。

果然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取名废。

可能标题和内容没多大关系的。

设定:隐藏厨师鹤丸×配菜师一期

ooc有

我会尽量写得美味一些的

然后,我会尽量放在深夜或者早上更的ψ(`∇´)ψ

期待鹤一夫夫能给米娜桑带来美食的冲击

前天画的草莓发夹。


上色废,字丑见谅。


可能ooc

ooc注意

事情经过;

邻国王子鹤丸救下“公主”一期。

鹤丸:哟,公主殿下,我的到来吓到你了吗?

一期:真是吓了一跳。

鹤丸:你们国家总是有些令人意外的惊吓呢。刚刚的场面在我们国家可是见不到。

一期:那    ,您还愿意再接受个惊吓吗?

鹤丸:哦?乐意至极。

一期:您可别太惊讶。

其实,其实我是个男的。

鹤丸:誒? (~ ̄▽ ̄)→))* ̄▽ ̄*)o

【鹤一期】will. Ⅴ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ooc慎入

Ⅴ:

我是一期一振,α中学的毕业生。先前是α中学的学生代表,初三一班的班长。

对于班上的每一位同学我都尽心给予最大的帮助。对于鹤丸国永同学来说,我毫无价值。每当我找他谈话时,很大几率会被他用奇怪的理由推开。

因为不同于听课的我,他似乎能聪明到在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拿到学分。虽然并不是太了解这个人,但我所接触到的他都令我匪夷所思。

他的外貌格外的吸引人,仿佛是虚幻的。他有一头少见的银白色头发,颈间的银发又稍稍长些,大概能扎一个小辫子的样子吧。还有那双鎏金的眼瞳,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的魔力,在光下甚至泛着闪闪的金光。对了,他明明非常瘦,看起来运动很少,却有均匀的肌肉附着在手上。上一次看他精准投篮的时候,我不由地感叹这双精瘦的手竟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还有他的笑容,每当我习惯给他会一个礼貌的微笑时,他却还我一个大大的笑脸,感觉像一个太阳。我发现,自己越是关注他,就越是移不开眼。

他身上的魅力太让我好奇也太令我畏惧。如若有契机,我想成为他真正的朋友。

我会在放松时去拉小提琴,我认为音乐是最沁人心脾的。当然,我也早就注意到躲在窗外的偷听鹤丸国永同学。起初我还认为是自己拉的不如他愿,直到后来看见他多次偷偷拜访。每当我想找他搭话时,那白色的身影早就溜烟没了。

半年前的一节国语课上,老师点名让溜神的鹤丸同学朗读。在同学的哈哈声里,那动人的声线将乏燥的文字侃侃出来。一字一句,明明是毫无节奏规律的朗读,却让我向往。

他一开始就别于他人,将自己区别于“常人”。的确,这般不凡正是我关注他的原因。

碰巧一天中午,我从走廊一角路过,远远看见他坐在一棵樱树下。远看过去,纯白的他一尘不染,将自己与喧闹的现实划明界限。微阖的白色长睫下,金眸静静望着远方。一瞬间,我竟有想被那双迷人的金瞳览尽自己全部的欲望。仅仅是这样看着他,我就不由得又朝那个方向走去。靠近那扇窗,看到外面的鹤丸同学。逆光的视觉效果把那身影变得萧瑟,是啊,这般纯净的人即清远而孤寂。好想,好想呆在这个人身边。回神打消自己可笑的想法,我转身离开。

之后的几天我开始害怕和他靠近,怕被他知道自己对他抱有自私的想法。但没过多久,我就不自主的朝他的方向看去。从我的座位这个方向看去,正好可以瞧见窗上倒映的鹤丸同学。越是逃避这种心理,我就越无法专心于手上的事,还有几次把他的名字写在书页上——鹤丸。

我觉得毕业季那天会是我今后都无法释怀的一天,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了谎,即是欺骗自己,也是……不,我的拒绝可以使他更好。

“一期一振,我喜欢你。”鎏金的眸子露出的诚挚,上扬的薄唇露出的勉强笑容,就像神明被束缚一般。这便是给我最大的谎言。

那自由的仙鹤不该停留在平凡之人身边。

让天上之人被自己束缚,让虚幻的存在永远停驻。我无法停止自己的妄想,却又不敢去毁掉那个自己憧憬的仙鹤。

“……对不起。”就这样结束吧……

我已经不想回想那个慌乱演示的自己了,让一切步入正轨吧。

“喂,是一期同学吗?”

“是的,请问……”

“我是清光,加州清光。”

“清光同学啊,抱歉,请问有什么事?”

“明天有个班级会还请班长大人大驾光临了,地点在∰∰。”

“我知道了,有需要的东西吗?”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要带泳裤。”

“没有别的了吗?十分感谢,清光同学。”

“嗯嗯,一期大人明天见~”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更衣室的尴尬情况。思绪一直处于混乱状态,直接让我忘了这是班级集会,全班同学都可能来参加。

所以为什么要来游泳?

我心不在焉地换泳裤,衣服脱到一半我才发现自己一直被人盯着看。庆幸自己好像是站在阴影下,不然被炽热视线烧红的身体被看到的话……

当我放好了衣服慌张走开时,无意瞟到了那张白净的脸通红无比。

【鹤一期】will. Ⅳ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被自己ooc吓到

文笔也越来越小学生了QAQ

微量烛俱慎入

日更大法好【求摸摸头qwq】

Ⅳ:

失恋后的鹤丸国永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在漫长的暑假中找来了些少女漫画打发时间,顺便学习些撩妹技能。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鹤丸接到一通邀请电话:

“喂?鹤丸同学吗?”

“是的,有事吗?”

“在这个炎热的暑假,鹤丸君有特殊的安排吗?”

“这倒是没有。”

“那这个周末记得要来班级夏日集会哦,还有泳池和海边沙滩哦!”

“好像还不错……打发时间的话。”

“那这周在地铁站前集合,记得带泳裤!”

电话一挂,鹤丸就瘫倒会床上。

啊啊,这种夏天少不了的活动,应该会给自己带来些惊吓吧。班级集会,会有班长参加吗?

不禁又想到那抹蓝色,炎热的空气使鹤丸的脸更红了些。

白色的头发在烈日下镀上一层金色,人群中格外亮眼。当鹤丸国永挤到地铁站里时,难得感受到空调带来的凉意。与毕业前相比更长些的后颈碎发黏腻地粘在一起,一并贴在白皙的皮肤上。今天他就只穿了一件短袖,搭配着灰色的膝上短裤。露出的手臂病态的白,修长的腿细而附着肌肉。简单的背了一个装些日用品的单肩包。来的一路上,他抬手遮阳小跑着,还被大姐姐勾搭了: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可是今天我已经有约了,恕不能奉陪。”说完他闭上一只金瞳,做出抱歉的样子。

没过多少天他就现学现卖起少女漫画里主人公的样子了。

地铁站里,他买一瓶汽水解渴,如狼似虎的吞咽下时,尚未明显却若隐若现的喉结上下滚动引来其他年轻女孩的目光。

“原来自己的外表也能给其他人带来这么多惊吓,以后怕是的换点新奇的惊吓方式了。”说完,被一旁的黑发男生一把拉进地铁。

“光酱!好久不见。”鹤丸朝那人咧咧嘴。

“知道你失恋心里不舒服,但撩妹也得有个度,不然多少千万少女又得被你祸害了。”

“嗨嗨,我果然还是忘不了小草莓啊。”

“你被他听见这么叫他绝对会被甩,虽然已经被甩了。”

“大俱喱,怎么能这么打击我。。”

“别过来,离我远点。”

然后,带着鹤宝,三人就这么朝目的地前进。

“喂,我没听说过一期一振也要来吧。”鹤丸国永偷偷挨着烛台切光忠惊讶的问。

“实话说我也不知道,你就正视他吧,说继续做朋友的可是你啊。”

说着,烛台切光忠又把鹤丸推开。

背朝一期一振的鹤丸慢吞吞换好泳裤,又被一转身给惊呆了。一瞬间,鹤丸甚至差点流鼻血。

他转身看见的画面是这样的:

换上泳裤的一期一振正在缓缓褪去上衣。衣服自下往上一点点揭露出皮肤。所见之人只是怔怔站在原地,望着平时看起来衣装革履的一期一振正一点点褪去厚重的外表。窄而紧实的臀部上是有些尚不明显的流畅肌肉线条,再往上包裹着肋骨外的皮肤是健康而粉嫩的颜色,衣服却在这时不再移动了,正巧挡在那两颗乳//珠前,若隐若现。

一期一振有些尴尬的扯着挂在肩上的衣服,最后废了一番劲才脱下来。而彼时鹤丸看见了一期一振已经烧红的耳尖。

一期一振其实早就注意到了,那如同能把人吸走的炽热视线。只是,那视线与平时总注意着他的不同,里面还夹杂着其他的欲望。甚至让自己不敢直视,那曾经看穿自己的坚定眼眸。一期一振就这么红着脸,躲开鹤丸国永走开了。

鹤丸国永又一次僵在原地,脸上越发火辣起来。心中各种情感交织。即不敢抓住心念之人,却又害怕那副惹人的可爱模样被别人看去。

青春若多期待之事,也有不少烦心之事,少年们相互琢磨却难道出的心情也只能随着自己的作为发展……

—————————

大家来猜猜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更文也是会寂寞的求小伙伴评论qwq

【鹤一期】will. Ⅲ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现在的两个人还只是初中生哦【其实婶的脑子里已经在犯罪了】

Ⅲ:

秋风在炎热的天气也是有些萧瑟,它拂过鹤丸国永微张的唇角,又飘去描摹一期一振的朱茵。

鹤丸国永驻足在音乐教师窗外,过大的信息量让他的大脑迅速运转。其中,也包括去品味这琴音。

不知为何,这首曲子表现出的是演奏者的迷惘。
有些许悲伤,而更多的像是懊恼,好像又在否定自己?
……一句话来概括,一期一振所奏出的,是青春的烦恼。

一曲终了,那蓝发间的汗水落在了琴上……

鹤丸国永停滞于原地,不同于此时表现出的呆滞模样。他的心里如同春日绚烂。一期一振在烦恼什么?真是人不可貌相,在那张从容的,优秀的面容下,他原来也有脆弱的一面啊。像是发现了极乐,鹤丸国永不露神色,只是将这片不为人知的风景藏入心间,像瑰宝般珍藏。胜过这种心情的,是心软,他更想把这个伶人的小可爱拥入怀里,给予他温暖,保护他。

一期一振当然也回过神,身心被小提琴渲染,恢复了以往的精神。朝窗外望去:“!?鹤丸同学?”对方似乎并没有听见这声音,反而转身走了。

一期一振有些不爽,细细分析,如果是对方凑巧听到的话,至少也会回应自己的声音吧,就算自己拉的再难听,也不至于不回人家话就走了吧?

仔细又考虑一番,他决定之后好好慰问一下鹤丸国永同学。转身收好琴,整理好衣着和仪表,迈着稳健而轻盈的步伐走出了音乐教室。

之后的每一天,一有空闲时间,鹤丸不是去一期面前做些恶作剧就是跑到音乐教室蹲点,躲在一期看不到的地方欣赏琴声。

不知不觉,秋叶落尽,白雪初融,落樱纷飞,夏荷绽放……

初三末了,到了令人激动而不舍得毕业季。

鹤丸国永长达一年的暗恋生涯就此告终。为了自己心中有底,鹤丸决定在毕业典礼当天告白。

于是,在这一天,鹤丸也像决定释怀的小姑娘一般期待着……

毕业典礼一结束,鹤丸国永把一期一振约在教学楼后面的一棵白檀树下。

白色的花朵像棉花般柔软,随风而摆着,黯淡的被一旁未落尽的樱花抢了风头。此刻却将树下的二人衬得炫目。

鹤丸国永被面前那双蜜色的眼眸正视着,甚至能清楚的看清里面倒映出的自己。只是他没看到蓝色发下的耳根也被炽热的金眸给盯的发烫。

“一期一振,我喜欢你。”

“诶?”

被对方一记直球打的直懵,一期一振呆愣的站在原地。虽然的确是受到过不少情书和告白,但都被自己一一拒绝。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人却是他平时关系不错,且十分了解自己的鹤丸同学。不知现在是该拒绝还是……等等,这不会是鹤丸国永的一个玩笑吧?清楚平时鹤丸心里的小算盘,最后一期一振就这样认为这是鹤丸国永的玩笑了:“鹤丸同学,这个玩笑并不……”

“我是认真的一期一振,我喜欢你,即使知道你不愿相信,但我的确是有这份心情,平时总是表现出刻意的样子很是抱歉。”说完,鹤丸国永甚至弯下腰来保持标准的鞠躬状。

一期一振彻底呆了,脑子里一片混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方才红透的耳根也消散下去。“鹤丸同学,请允许我拒绝。”自己的确对鹤丸同学抱有好感,却绝对不是对恋人那样。害怕对方误会,自己甚至还解释起来:“鹤丸同学对不起……我”

“没关系的。”一期一振再一次被打断:“我们还是朋友吧。”一期一振惊讶的看着面前绽放出释怀笑容的人,他白色的头发被树荫遮的层层叠叠,那白色的睫毛眯成一条缝,脸上丝毫没有悲伤的神色。

反而越是这样,一期一振心头越是刺痛。甚至,像是要心碎一般。

树下的二人相互告别,在夏日初的余辉下,两个拉长的身影愈行愈远……

——————

拍下板子果然还是好开心。

顺带科普到了一个结果,白檀花的话语是:藏在心里的爱。

嗨呀更激动了。鹤一期咋这么甜呢。

【鹤一期】will. Ⅱ

哎呀,双更大法好啊「捂肝倒下」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Ⅱ:

鹤丸国永是个怎样的人?

看看班上情况就知道了。

现在是英语课,诺,鹤丸现在手上写着什么,和其他人状态完全不一样呢。

在抄写钢琴谱,事后在班长一期一振的质问下鹤丸国永如实说道。

“上课请不要做其他的事情。”

奈何一期一振多次劝阻。

“课上的东西我都掌握了。”鹤丸国永理直气壮。

拿这个人没办法,一期一振有些挫败的回到座位上归纳起笔记来。

悄悄注视着一期一振的一举一动,鹤丸国永越发移不开自己落在一期一振身上的视线。那有些生气而微微鼓起的腮帮子,紧紧抿住的嘴唇,皱起的眉头,水灵的双眸……

鹤丸国永再一次甩甩头转过身移开视线把焦距落在五线谱上。奈何早已没了心思,大脑一片浆糊。

蓝发少年的每一个表情神态总是在鹤丸国永心头荡漾,“啪……”双手拍在自己脸上发出引人围观的声音,同学投来看智障的眼光,鹤丸国永才赶忙解释:“哈哈,我只是有些困罢了。”等同学转过头去,鹤丸国永又疾步走出教室。

“喂……”一期收回自己默默关注鹤丸的心思,为自己没能拦住踱步而走的鹤丸而后悔:要上课了啊,笨蛋。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整节课上都没有那抹刺眼的白色身影。

鹤丸国永翘了一节课,来到学校的钢琴室。来按下黑白的琴键通过琴声掩盖自己难以掩饰的不安。

自己在不安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关注一期一振?鹤丸阻止自己去想那些打破一期一振常规的想法。

清楚知道一期一振是一个一丝不苟,对什么都平常对待,绝不反常规的人。但自己却是个毫无规矩可言,随心所欲的人,却妄图打破别人的常规而欢喜。边思考,鹤丸修长的手指按压琴键的力度又增加几分。

此时那一期应该在教室里认真听课吧,真想打乱课堂秩序啊。鹤丸国永指间在琴键上辗转,高昂着头,微眯着眼……

在这堂国语课上,一期一振时不时往前排空着的座位瞟,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竟第一次在课上分神?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强迫自己回神听课,耳边却飘来悠扬的琴声。课堂仍然再继续,没有人会为窗外的闲事而放松迫在眉睫的中考紧张感。一期一振却止不住伴着这琴声想起鹤丸来。明明刚认识不久,却能清楚的想起对方的模样。一期一振为这样关注鹤丸而感叹,真是个不令人省心的人啊,不然怎会令自己这样印象深刻?

两人却深信不疑的以为只是对方太过于出众了。

一期一振没有参加所谓多彩的社团活动,因为每日急于回家照顾年幼的弟弟。他儿时便被细腻的小提琴声俘获,如今也时而会在午后静谧时去拉响弦音。

这天的中午罕见的高温。在有些落叶飘散之时刺眼的阳光也穿透叶缝和玻璃,照射进音乐教室。

脱下校服外套,将制服领带扯松,一期一振为难得的放松而叹息。拉开黑色琴盒,把小提琴放在肩头,他为此时的安稳而扬起嘴角。

把弓放在琴弦上,随心而动的弦音随他的心境不断变化。这是他一直都喜欢的曲子——will,尽管不是特别出名的小提琴曲,却是最打动他的一首。练习了千万遍,这已经成了最能表达自己心情的曲子。

鹤丸国永此刻看的入神。

年少总有太多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任何新奇的事物都能够打动少年们的心。

鹤丸又一次被一期一振吓到了。拉小提琴的人很多,但会拉小提琴的一期一振只有一个。

他站在窗外看着。一期一振因汗水而有些蓝色碎发黏在前额和脖颈上,被解开一颗扣子的衬衫里暴露开一期一振精致的锁骨。松垮的领带随他身体的幅度而摆动。那双按弦拉弓的手细长却骨节分明……白发少年为此庆幸,他是第一个看见这幅光景的人。

一期一振并不只是外貌吸引鹤丸。连那时而起伏跌宕,时而平稳悠扬的琴声对鹤丸也是一种撩拨。

鹤丸国永的心脏加速运转,他清楚的认识到这种情感,名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