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由于要中考了可能会拖更很久


被凹凸击中了……

喜欢把死物写活选手。
cp:鹤一期,博狗,雷all
大概是个很懒得画手/文手
不是一般懒

【鹤一期】犬食俐猫 ②惊吓服务员

今天作文没脑洞于是又来更鹤一了。

隐藏厨师鹤丸×配菜师一期

Ooc注意

此章有微量安清

美食向,恋爱以后再说

★☆★☆

②惊吓服务员:

今天粟田口餐厅招募来几个训练有素的服务员。有两个看起来倒是挺年轻,一个叫加州清光,另一个叫大和守安定。剩下还有个叫五条鹤丸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正经的气息。还有,不是说发配过来的员工都训练有素懂道理守规矩的吗?怎么一个个连头发都留不清爽。加州和五条两个后颈发尾留的蛮长就算了,大和守的马尾是个怎么回事?不槽鹤丸发色,毕竟现在餐厅五颜六色头发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个。

餐厅主管兼配菜师工作的一期,看到这些员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都狰狞起来。他在心里由衷的堪忧,栗田口餐厅,在服务评分方面怕是要栽跟头。

“各位,无论在工作中多艰苦,也请大家用粟田口餐厅最优秀的待客方式解决,不要意气用事。”清了清嗓子,一期又开口道“那么,快到营业时间了,各位就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开始工作吧。以上,解散!”

“呐呐安定,你有没有发现咱们上司明明有张好脸却不会护理打扮?”一期转身走进厨房身后的新人们就在窃窃私语。

“我倒觉得咱们配菜师大人蛮可爱的。某些方面。”没等安定出声,旁边白发的青年倒调侃开口。

“……两位,工作时间了还是好好干的,不然这个月怕就要扣工资了。”安定只是拍拍清光,而后又拽着扎小辫子的人走到餐厅门前“清光,今天有客人预约,先接待吧。”

被剩下的男人无奈地抬抬手,开始打扫工作。

实际上三位的工作能力还是没让人失望的,至少一个早上下来餐厅还是太平的。一期切好最后一份蔬菜,把盘子排放在厨师好伸手的地方,他打算视察一番新人的工作情况。

站在餐厅的角落里,他看着被客人招来唤去的清安二人,还有埋头收碗的鹤丸,不由的长舒一口气。闭眼之余,一个混小子悄然到了他身后“哟,总管大人这是有什么闲心来视察吖?”一期突然感到后背一阵恶寒,只得蹙着眉头严肃回答:“……请认真工作五条先生!”五条鹤丸未停下手中来回拖动的扫把“我这不是正在打扫吗?”“哦?难道总管大人的工作轻松到能和员工聊天了吗?刚刚可是有个新下的单哦~”

“你……”一期刚想训斥鹤丸却被一女声打断:“服务员?要再加一道西冷牛排!”

“好的,马上就来~”鹤丸笑眯眯给一期打个手势就走开了,留下一期一人气冒三丈地朝厨房走去。

这个五条鹤丸,性格顽劣,顶撞上司,看来有必要进行辞职考察。这样的人留在餐厅肯定是祸患。怒火冲冲的栗田口一期仍认真严谨的完成配菜工作,在晚上快下班时才猛然发现,自己第一次受人影响生了一下午闷气。不不不,这只是为了餐厅着想而已。给自己吃颗定心丸,一期无心与下班的厨师招手告别。

现在餐厅除一期外就只剩打扫卫生的几个服务员。收拾着手上的工具,一期摘下白色帽子,清点起人员清单。

“粟田口先生,门外有一位自称威朗特的先生点名要吃咖喱牛排饭!”

注视着面前表情难以言喻的清光,一期不紧不慢的说:“今天已经停止营业了,劝那位先生离开吧。”

“可是,他说如果端不上一道令他满意的菜他就赖在店里不走了!”

史前大危机“这可麻烦了,厨师已经下班了,现在打电话让他过来实在不妥……果然还是……”

“难道世代厨师的粟田口先生没有一点做菜的能力吗?”白发男人倚在厨房门口,脸上写着嘲讽。

“你……”一期哑口。

“粟田口先生尚且端不出令人满意的菜品。有传言好像这么说。”清光满脸纯真不知道自己成了捅蜂窝的帮手。

“清光别说了,粟田口先生也别激动,目前得先做出客人想要的东西不是吗?”安定安抚着快斗起架的小狗。

“可是现在一个厨师都没有不是吗?就算有我,但料理最需要的不就是厨师?”一期恼火,尽力表现得冷静。

些许沉默后,清光勾起嘴角“……这里可不就有位大厨吗……对吗鹤丸先生?”

“五条先生当过厨师?”一期欣喜又质疑的发问。毕竟这个满头白发的人实在信不过,到现在为止。

“可不是嘛,他可是伊……”清光的话被鹤丸硬生生用手堵回去。“……败给你了,给你买最新出的红色甲油还不行吗……”鹤丸轻声在清光耳边急促地说着。“那真是十分感谢,鹤丸。”然后两个人脸上同时挂着和善的笑容看着一期。

“鹤丸先生说他可以暂时担任厨师。”

“……嗯,就是这样。”

“管不了这么多了,准备食材。那……五条先生,您只需要用平时的方式做就好,我会尽力配出平时咖喱牛排饭的味道。”

“好……”边随便应了一声,鹤丸拿起汤勺,久违的掂量几下。

厨房重新忙碌起来,威朗特在厅室听着厨房里传来的声音。真是久违了,5年前来这家餐厅第一次尝到如此美味的咖喱牛排饭。午夜要赶一趟飞机,为了让自己无憾,一忙完工作便赶到店里,只为再尝一次当年粟田口老先生的咖喱牛排饭。话说,好像这家店的员工厨师全部都换了,真的没问题吗?

等待的时间漫长却令人期待,厨间传来的阵阵香气更勾人入胜。

当那香气的来源真正出现在面前时,这才是幻觉。最后为威朗特端上菜的是一期。毕竟报上名字,想必也是店里熟客。

“你是?”先问出口的是威朗特。

“我是粟田口一期一振,这家店现任的主管及配菜师。”

“原来是粟田口先生的孩子?怪不得长得几分相似。”威朗特笑的怀旧,随即又拿起调羹,说着“那么就来尝尝二世的味道吧!”

“如何?”说实话问出口的一期汗颜,毕竟五条鹤丸掌勺,什么惊吓都可能发生。

“这……这真是!”大叔脸上染上红晕,送进嘴的勺都忘了拔出来。之后一言不发的不停往嘴里送着咖喱饭,吃得嘴边都是汤汁,那无视旁人的神情,仿佛世间除了那盘咖喱饭,所有事物都烟消云散。

看这样子,肯定不难吃就是了。可是,我记得粟田口家的咖喱牛排饭事情不曾有增加食欲的口感的,所有吃到这份咖喱饭的客人都满足且优雅地吃完,并放下餐具。

“再来一份!!”听闻,清光利索的又添一碗上来。

那这究竟是?

粟田口一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鹤丸,自己配的菜应该做不出这种味道才对!只是,映入眼中的是笑得像个孩子的五条鹤丸。

过了许久,威朗特放下勺子,满足的拍了拍自己的啤酒肚,缓缓开口:“嗝……这可真是吓到我了。要不是吃撑,一定要再来几份!”那张和蔼的脸上挂着可惜。“虽然和几年前吃的味道不一样,但如果我再选一次,一定是这个更好。看来粟田口餐厅也在日益渐进啊,这我就放心了。”

“招……招待不周。”一期仍无法相信鹤丸做出自己预料之外的料理。

“对了,今天的主厨是谁,让我见见这个大厨!”

“这……五条……五条鹤丸,客人说要见见你。”没办法,只能接着演下去了。

“哦!!这可真是一个大惊吓,原来好吃的料理是个年轻人做的?还以为是个经验丰富的中年人啊。”威朗特面色惊喜。

“不敢当,小的只是栗田口的厨师而已。”鹤丸笑得得体,一副正人君子谦逊的模样。但一期看来就只是小人得志。一期攥紧拳头,等着荒唐故事的结束。

最后,清光安定送走威朗特,一期上去就给了鹤丸一耳光。

“嘶……很疼的啊一期!”

“为什么没按正常的方式做?”

“做菜不都是好吃就可以了吗?”

“但这有违栗田口餐厅传统!”

“我又不是你家的人,我怎么知道什么是粟田口家的味道?”

“……”

“不尝一点吗?——一——期——”

“我没有尝的必要!”

“好过分啊,连尝都不尝就凭别人评价妄下定论。”

“……”

“我认为这有失公平……”

“……”

一期实在没办法,答应了鹤丸的胡言。

盘装的咖喱牛排饭和以往没有太大区别,连香味也是……问题所在是……

拿起勺子,一期舀起沾着咖喱的米饭,缓缓放入口中。酱料的香味爆炸在口腔,米饭的甜中和了咖喱的辣,这点倒是与栗田口的咖喱饭没有区别。我记得,配菜只是搭配了咖喱的香辛料以及各种食材的准备和处理。只有牛排,是只经过简单腌制便交代给鹤丸。那不同就在这里了。

一期舀起一块牛肉,耳边又响起跳蚤的声音:“终于注意到了?”

“……闭嘴。”随后把牛肉送入嘴里,一开始的烫和辣一并充斥而上,不经令人脱口而出“吓……”。〖吓到我了〗这句话,最后还是没从一期口中脱出,他的素养和现在的处境可不允许他说出这句话。

“一期,不说出来可不好啊,会很辣的。”

无视鹤丸和善的笑容,一期吞声坚持咽下了牛肉,口腔还余有战火的味道。猛扒几口白米饭,一期的脸还是红了起来。

“怎么样,这样的惊吓?”

一期只是狂吃盘里的咖喱饭,没再理会一旁的鹤丸。而忙着打扫的安定清光被这个平日禁欲今天疑似放飞自我的一期吓的目瞪口呆。

“……鹤丸你真没下药?”清光一脸难以置信。

“只是在做牛排的时候稍微借鉴了一下小光的建议而已,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吃完咖喱饭,一期极其坚强的咽下一句话:再来一碗……

不知为何,吃完之后那狂躁的辣味很快淡了下去,转而牛肉的鲜嫩感又会浮上味蕾。的确,要是这咖喱再独特一些,整道菜会更加出众。果然……是粟田口输了。

一期心中怒火更盛,只有自己才知道现在自己有多么不甘。这可是,由食物所表达的讽刺啊。

熄灯了,一期特地打包了一些咖喱饭,打算带回家给父亲尝尝,顺带研究一下做法。这可是粟田口餐厅东升的好机会,也得多谢谢五条鹤丸。

——————————

咖喱牛排饭写不美味的原因究竟是?

因为我也没吃过啊,我能怎么办,吃土我也很绝望(´இ皿இ`)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