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由于要中考了可能会拖更很久


被凹凸击中了……

喜欢把死物写活选手。
cp:鹤一期,博狗,雷all
大概是个很懒得画手/文手
不是一般懒

【鹤一期】will. Ⅲ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现在的两个人还只是初中生哦【其实婶的脑子里已经在犯罪了】

Ⅲ:

秋风在炎热的天气也是有些萧瑟,它拂过鹤丸国永微张的唇角,又飘去描摹一期一振的朱茵。

鹤丸国永驻足在音乐教师窗外,过大的信息量让他的大脑迅速运转。其中,也包括去品味这琴音。

不知为何,这首曲子表现出的是演奏者的迷惘。
有些许悲伤,而更多的像是懊恼,好像又在否定自己?
……一句话来概括,一期一振所奏出的,是青春的烦恼。

一曲终了,那蓝发间的汗水落在了琴上……

鹤丸国永停滞于原地,不同于此时表现出的呆滞模样。他的心里如同春日绚烂。一期一振在烦恼什么?真是人不可貌相,在那张从容的,优秀的面容下,他原来也有脆弱的一面啊。像是发现了极乐,鹤丸国永不露神色,只是将这片不为人知的风景藏入心间,像瑰宝般珍藏。胜过这种心情的,是心软,他更想把这个伶人的小可爱拥入怀里,给予他温暖,保护他。

一期一振当然也回过神,身心被小提琴渲染,恢复了以往的精神。朝窗外望去:“!?鹤丸同学?”对方似乎并没有听见这声音,反而转身走了。

一期一振有些不爽,细细分析,如果是对方凑巧听到的话,至少也会回应自己的声音吧,就算自己拉的再难听,也不至于不回人家话就走了吧?

仔细又考虑一番,他决定之后好好慰问一下鹤丸国永同学。转身收好琴,整理好衣着和仪表,迈着稳健而轻盈的步伐走出了音乐教室。

之后的每一天,一有空闲时间,鹤丸不是去一期面前做些恶作剧就是跑到音乐教室蹲点,躲在一期看不到的地方欣赏琴声。

不知不觉,秋叶落尽,白雪初融,落樱纷飞,夏荷绽放……

初三末了,到了令人激动而不舍得毕业季。

鹤丸国永长达一年的暗恋生涯就此告终。为了自己心中有底,鹤丸决定在毕业典礼当天告白。

于是,在这一天,鹤丸也像决定释怀的小姑娘一般期待着……

毕业典礼一结束,鹤丸国永把一期一振约在教学楼后面的一棵白檀树下。

白色的花朵像棉花般柔软,随风而摆着,黯淡的被一旁未落尽的樱花抢了风头。此刻却将树下的二人衬得炫目。

鹤丸国永被面前那双蜜色的眼眸正视着,甚至能清楚的看清里面倒映出的自己。只是他没看到蓝色发下的耳根也被炽热的金眸给盯的发烫。

“一期一振,我喜欢你。”

“诶?”

被对方一记直球打的直懵,一期一振呆愣的站在原地。虽然的确是受到过不少情书和告白,但都被自己一一拒绝。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人却是他平时关系不错,且十分了解自己的鹤丸同学。不知现在是该拒绝还是……等等,这不会是鹤丸国永的一个玩笑吧?清楚平时鹤丸心里的小算盘,最后一期一振就这样认为这是鹤丸国永的玩笑了:“鹤丸同学,这个玩笑并不……”

“我是认真的一期一振,我喜欢你,即使知道你不愿相信,但我的确是有这份心情,平时总是表现出刻意的样子很是抱歉。”说完,鹤丸国永甚至弯下腰来保持标准的鞠躬状。

一期一振彻底呆了,脑子里一片混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方才红透的耳根也消散下去。“鹤丸同学,请允许我拒绝。”自己的确对鹤丸同学抱有好感,却绝对不是对恋人那样。害怕对方误会,自己甚至还解释起来:“鹤丸同学对不起……我”

“没关系的。”一期一振再一次被打断:“我们还是朋友吧。”一期一振惊讶的看着面前绽放出释怀笑容的人,他白色的头发被树荫遮的层层叠叠,那白色的睫毛眯成一条缝,脸上丝毫没有悲伤的神色。

反而越是这样,一期一振心头越是刺痛。甚至,像是要心碎一般。

树下的二人相互告别,在夏日初的余辉下,两个拉长的身影愈行愈远……

——————

拍下板子果然还是好开心。

顺带科普到了一个结果,白檀花的话语是:藏在心里的爱。

嗨呀更激动了。鹤一期咋这么甜呢。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