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未见其影,先闻其声。

极限短打

ooc注意

油菜花海_

接到一通蛮横无理的电话,安莉洁将信偷偷藏在随身的包里,说服卡米尔出门了。

惊喜的便是那油菜花海。

整顿坐在花田边,远望起簇簇黄花随风摇曳。

安莉洁将手里的信交给他:“你大哥给你寄的信。”

汪洋蓝眸篡起亮光,波澜比这油田的惊喜还大,是主人在意雷狮多余任何其他的征兆。

卡米尔打开信,边看着,就随文中命令读了出来:若是你打开看了,务必放声读出来。

安莉洁听着,正座起来笑颜聆听。

磁性而平稳地:卡米尔,你还记得那片油菜花田吗?意料之中,你现在应该已经身处其中了。没能一直呆在你身边,这份美不能同你一起再分享。

十五点零十五刻,你向太阳正对的方向看花海。

安莉洁听至此,抬起手看表:“现在十五点十四分。”

话音才落,一黑一蓝的脑袋就转向所指方向。不过多久,刮起横向的风,花瓣零落漫天,卷席片片热意。簇簇成片的花绽出此季此时的烂漫。

更加烂漫的是他蔚海的蓝瞳中映出的灿金:“卡米尔,你的眼睛此时一定坠满星辰,极致之美。我亲爱的弟弟,你我藏匿的宝物此刻无法同你一起珍惜了。”春里的热意化作一直有力而温暖的手,正揉着卡米尔的头顶,黑色发丝也被打乱了。“踏出你真正想要的一步,你所想的,真正想要的,不是我雷狮的背影。否则你也只能看到漫花飞舞的泛泛之境。”朗读嗓音里的惊讶逐渐抚平,换上了清冷而音调渐低。

风儿弱了,消失地悄无声息。没有它存在过的痕迹,好似这送信的主人。

“卡米尔,记住,你不是狮子会一直拥护的又在,更不是残暴狮子的同伴,你是我的猎物。”卡米尔停顿下来,思考之余无心整理颈处的围巾。他若有所思的眨眨眼,继续开口:“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大脑转灵光点,上前再走一步折腾不死你。”

卡米尔捂上刺痛的胸口,有些话说不出,声音也哑了下来:“即刻,我将不再只是你大哥。”

信到此处就结束了,最后只有雷狮二字的简单落款。

“卡米尔。”卡米尔有些呆滞,被身后的声音打断思路,同时大脑当机般地,难以控制脸上僵硬的表情便下意识转过身。

“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么?”那人熠熠的紫眸散发着光芒,脸上是肆意而坦然的笑容。他朝伫立在原地的人大步迈去……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