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由于要中考了可能会拖更很久


被凹凸击中了……

喜欢把死物写活选手。
cp:鹤一期,博狗,雷all
大概是个很懒得画手/文手
不是一般懒

【鹤一期】犬食俐猫 ③上司的突然来访

美食向

今天的美食是什么呢?

由鹤一来为大家揭露吧!

隐藏厨师鹤丸×配菜师一期

Ooc有

★☆★☆

③上司的突然来访

粟田口餐厅员工薪水不低,但也不会有过多的工作量。通常每个职员有固定的工作时间和岗位,服务员每日只需要5名,每周轮换工作日,一周有三天可休息。这对于鹤丸来说算是稳定又轻松的工作了,比起在伊达。

于是,在这个鹤丸“难得”的休息日,他决定宅在家放松放松。 一觉睡到10:30,鹤丸才从被自己滚的一塌糊涂的床上爬起来,原因竟然是?

……很久未被他人造访的自家门铃被按响了。这个点还会有谁啊,光忠今天排班应该不会这时候来,大俱利?不不不肯定不可能。 难不成在外留学的贞酱回来了?

于是,顶着一蓬鸟窝,眼屎都还没擦干净的鹤丸,就这么踉跄跟到门前。

“谁?”迷糊的大脑开始有些清醒。

“我是粟田口一期一振。”

门外的声音爽朗而明亮,但是鹤丸先生貌似还没能从梦世界中完全走出来。

“……哪个一期一振?……一期——一振……!!?”

于是他迟钝的大脑中将回答转了几圈,才在职员的反射弧传导下把门开开来。一打开便对上那张上司脸。

“……那个,粟田口先生,不知您来小的住所有何贵干?”崩皮的鹤丸还想从客套的话语中给自己找回点儿面子“您要喝茶吗?”

“不必了。”一期直走到沙发上坐下“打扰您的假期了。”

“您吃早饭了吗?”鹤丸还没从来自上司的惊吓中走出来。

“……”一期不与理会那问题,直奔重点“鹤丸先生,我想您知道我此行目的为何。”

“所以,是什么事啊?”

“就是上一次咖喱牛排饭的事。”一期表示并不是很想理现在的智障。

“噢,……哦。”重新顿了顿,鹤丸回到平日狡黠的状态“你想知道什么?那个配……”

鹤丸的话被他上司打断“不仅如此,我还需要先生能够成为粟田口餐厅的厨师。”

“还真是贪心啊粟田口先生。明知是禁果还要去冒险摘下。”

“……”

“我可是不会就这么答应的。”毕竟现在获利的可不是自己。

“五条,你有足够的考虑时间。……我确信您一定会真正为粟田口集团所用。”话毕,一期就站起身朝门走去。

“那个,好不容易来一趟,留下吃顿饭吧。”鹤丸发出了略客气的邀请。

……一期的肚子先一步为他做下决定“咕~……”

“稍等下,我去做。”于是,白色身影匆匆钻进了厨房。

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静,没过多久,鹤丸就端出几盘菜来。

“大早上吃肉?”一期直望着那盘子不可置信。

“又不是什么荤菜都不适合早上吃的。”撇眼一期,鹤丸径直走过把菜放桌上。

折返回去吧碗筷拿来,鹤丸又把一期迎来桌上。

拿上筷子,一期表示并不是很有食欲:你见多少正常人吃猪头肉是在早上的?

“……”

“这猪肉还挺嫩。”鹤丸夹起一块就往嘴里塞“你也尝尝。”

一期也只是扒着碗里的白米饭,时不时瞥几眼鹤丸。看那个头发都没来得及打理的人把一块块肉沾蘸水然后大口塞到嘴中,最后,他把目光定在了菜盘上。

“吃吧,早上就得吃好。再不吃我就全吃了。”鹤丸在嘴巴吐风的间隙支吾着说。

在鹤丸锐利目光的扫描下,一期最终还是忍不住夹起一块猪头肉,伴着米饭塞进嘴里:什么啊,不过就是普通的卤猪头肉而已嘛。

“这肉你哪里弄来的。”一期默默又独自吃起来,显然是自己对鹤丸抱有太高期待。

“楼下肉摊上买的。”

话一出,一期更是确信自己高估了五条鹤丸。本以为当中还会有什么惊吓。

借一期埋头扒饭的间隙,鹤丸把蘸水推到他面前“试试这个。”

一期对于这画蛇添足的行为很是不解,接着又望见鹤丸开口“加上这个可能会有点食欲。”

信了鹤丸鬼话,一期又一次夹起微凉的猪头肉,放进蘸水里。倒是鹤丸这边放下空碗筷,手杵下巴干脆盯着一期了。

一期把肥瘦兼有的肉块放在碟中来回翻了两下,带着红油的辣衣就包裹上红色的卤肉了。有香菜被一并渡上带条条肉纹的身体,然后被黑筷夹住的肉身翻滚沾下落回盘中。接着肉块被送进白色牙关,粉红的软肉将它迎进去。一期嘴中的利齿摩挲着这个悲惨的孩子,把它带有的味道都揉碎开来。

“嗯!……”一期用了好大的意志力才没把嘴里的事物吐出来“……好辣!”话说五条鹤丸刚才是如何承受这等刺激的!

这人难道是对辣有什么执念么,上一次的咖喱牛排饭也是!一期不知何时连脸都红了,手里不断擦着因火辣而发麻了的嘴唇。

鹤丸没说什么,倒是十分自觉给一期抬来一杯水。只见一期什么都没想,把杯子里的液体一饮而尽,而后还有残余的水从唇缝间淌下,沿着下巴一直抚过凸起的喉结。

此时的辣味已经消去不少了,嘴里反倒是猪肉独有的韵味和卤料酱香。一期对这是的体会着实感深,因为方才没有沾蘸水是的卤猪头肉可没这么大的诱惑。糟糕,舌根传来源源不断的回味,只会令人越发馋。

“……好辣。”最后,只得谋取这样的借口依次来满足贪欲。

“饿的话就多吃点,佐料可是很开胃的了。”鹤丸笑得深,仿佛在说着臣服一般,但此刻沉迷食欲之人已经无暇顾及了。

————————

Lof这排版吞的。。。

果然这种剧情向不是很清晰的文写起来就是爽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