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由于要中考了可能会拖更很久


被凹凸击中了……

喜欢把死物写活选手。
cp:鹤一期,博狗,雷all
大概是个很懒得画手/文手
不是一般懒

【鹤一期】所谓缘,妙不可言。

现世✔

一期哥有自己家庭✔

我流大量私设✔

(题目瞎取的)

start:

鹤丸国永,大龄单身狗一枚,职业不定。情人无数,撩妹能手。

一期一振,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受人尊敬,社会上流人士。

……
一期一振如往常开车堵在上班路上,手上接着扰人的工作电话。车后座上还有等着上学的儿子。

如此忙碌而充实,令多少人向往,因为这是众人心中最踏实的生活。但是,因社会生活变成的,怕都不是自己初心最向往,最希望的模样!

鹤丸国永,无奈摇晃着手上的酒杯,泛光的酒水充斥着,上下把白沫排挤出来。无心的模样使得金都变得暗淡。正如他心从最明亮变到如此平凡,只是规矩地跳动,除此以外再无一处。

远处,有着邀人身子的女人,她们扭着腰身,一副涣神享受。都是表面之景罢。

谁当年不是期待未来,憧憬梦想?梦想终究是梦想,又有哪些人实现得了。反正在这里的人谁都不是。

当年的鹤丸可没想过当酒保。他有更远大的理想,憧憬着未来。当年的他也有着粉红色的青春年华。

那是他最留恋的时光。

高中时候的他……

青春充斥着独有的味道,给予每个人不同的回忆。像极了开放的粉红樱花,给春天渡上片片樱色。无论现在走到哪里,他最回忆的也只有青春。那不仅是奋斗拼搏的时光,更是谁都最愿意回首的地方。它把最棒的回忆带给你,也将最深刻和最痛彻心扉的画像描摹下。

鹤丸在高三那年交了对象。

他有张好看的脸,讨得众女生花痴,这消息响彻整个校园。

他知道,自己对感情的执着。不令人担心成绩,尽力做到最好不会让身边人烦恼。但是,此外还要顾心恋人就显得力不从心。那是对自己无法做好而由生的挫败感。

他的恋人是火箭班的学霸,优秀一词形容绝不为过。只是,他是男人。他倒不会太过于偏袒两边,但因自己而使对方忙碌这种事自己绝不允许。

两人见面时,暧昧少了,却多些生疏而客套的话。

二人因此有了隔阂。

一期一振有男朋友的事不知何时传开了,为此,想方设法帮助他的鹤丸也被曝光。沸腾一片的校园四处都是二人的事,学校自然要出面解决。

两人均受到处分,并因此名声败坏。

未来受到了不良影响。一段孽缘被社会徒手拆开。

……

如今,回忆少了,为生而活不思所做多了。无数遍想过的接吻,无数次渴求恋人,这些事都卡在当年无知的大脑里。

【谁知道当年那是不是真的动过情】

鹤丸换下酒保服,收拾好东西往出租屋走去。天马行空的大脑又想着春事。

想着自己还会不会谈恋爱呀,会不会交到好看的女朋友。然后,脑袋里就画起来了。那人一定会有双好看的眼睛,明亮又清澈。长得很清秀。嗯……一定要是一把能揽到怀里的,到时候一定要多摸摸她的头。头发的话齐肩比较可爱?

……

一期一振下班,转转自己因加班久坐而酸痛的颈部。拿好包往自己车边走。上了车扭开钥匙,踩上油门就往家跑。心里想着孩子,还有弟弟们。他认为,自己的妻子已经十分好了,贤惠,善良地。当然,对她的爱也只是像妻子那样,只是一同过日子罢。

这两个人如今过上不同生活,所望世界也大不相同。

不过都只是社会的一小部分,那么就算是变化中产生的一点点好了。他们当然还能【再见】。

一日周末,鹤丸搂着自己新在吧里交的小情人往街上逛。那人倒的确长得俏,鼻子小小的,眼睛又大又水灵,一个樱桃般的红唇翕动欢笑。就是身上的洋水味儿种了点。她挽在鹤丸臂上,把自己的身子全往对方身上托。

一期一振今天难得假期,说好了和弟弟们一同给自己儿子买新衣服。旁边的夫人推着婴儿车笑着走着。一派祥和幸福的模样竟引得路人眼红。说起来,他夫人是父亲结交的大集团千金。说是千金,也没大小姐脾气,反倒是很温柔的人,长得也好看。她留着金色的长发,一束地挽在脑后。眼镜框在她这张好看的脸上就多余了。毕竟那双碧眼是那么光熠。

“一期哥我有个好主意!”飘着一头柔发摇摆着小短裙的人先冲到大队伍前头。

“乱酱只要别给大家添乱,有什么主意就说。”黑发的少年开了口。

“大家分头去买心仪的礼物再送给小弟弟怎么样?”叫做乱的孩子十分高兴地笑着。

“好像不错。”兄弟间络绎着,都是认同的话。

“那好,就听乱的吧。”说完,一期便指挥大家分头行动了。

蓝发的中年人在人群散尽后才有目的性地开始搜寻。

人群不断更替,一期只是往前走着,顺带光顾两边的店铺罢了。眼前的人不断更换,现在倒是一对恩爱的小情侣在前头了。不过,这白色的发色还真是有人敢染啊。

走进旁边一家精品店,想想该给儿子买个什么礼物。诶,还是那对情侣啊,居然一刻都没有分开过的黏在一起欸。

这个八音盒看着挺好,扭开听听是什么音乐好了。

“……”这个音乐,好喜欢。但是旋律好熟悉。“……嗯。”想不起来。盒子看着挺复古,虽然留纪念可能不错,但好像也不太适合送给小孩子。

皮鞋的声音就这么从小盒子旁边离开。白檀的风混着浓香水的味道又席卷过来。鹤丸走过这八音盒前。那旋律勾得他转眼来看:“这个八音盒怎么样?”

啧,这么老气,女人摸摸头发“好像还不错。”

“……你喜欢什么东西,我给你买?”白发的人又笑着开口了。

女人又被那张脸诱惑住,连连附和“只要是鹤丸买的,我都喜欢!”

“……”一期还在挑着什么,却还是被隔拦另一边的对话打断,手滞在半空,口中低语“鹤丸,这名字是不是在哪听过……”记着好像是朋友还是同学?既然是熟人,打声招呼看看好了。

皮鞋声又慢慢走进,那水蓝色便入了白色人的眼。金眸随白睫的上翘而收缩,里头倒映着水蓝色的模样。

“喂,鹤丸,你不觉得这个不错吗?”黑发的女人摇了摇怀里的手臂,然后随他视线望向对面那个男人。

一期无意识搭上话“那个,鹤丸先生?”要说对方到底是谁他也记不太清楚,总之搭了话就不得不说下去了。

“你是?……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鹤丸怕晓不得这张脸在大脑里现过多少遍了,只是目前这情况,总不能就这么揭开谜底吧。乐趣总是在最后才发生。

这时候总不能套近乎“鹤丸先生,想必我们以前是同学。只是十分抱歉,我只觉得您很熟悉,就擅自来搭话了,并不是十分清楚我们究竟在哪认识。”

“哦,我也这么么觉得。”鹤丸看了看身别的人,又看看那令自己变成这般模样的男人,又客气起来“这位先生,我想我们现在都不太方便,给你我的联系方式,日后有时间好好聚一起再聊?”话毕,他把名片递出去。

“打扰您了。那,记得联系。”一期微笑着,接过那张白色的卡片。耳边,回荡着八音盒的旋律,脑海有个模糊的白色身影。

目视着一期一振离开,鹤丸怀里的女人说话了:“鹤丸,他是谁。”那水灵的眼睛看看鹤丸,又望着那人离开的方向。

“不知道呢。”鹤丸笑起来摸摸女人的头:“再逛逛吧。”

……

那之后,鹤丸宿醉回到家里。
隐隐作痛的胸口胜过嗡嗡鸣响的大脑。
总觉得,此时的痛苦好像还不及失恋的时候啊。对对,就是高中的那个时候。一期亲自提出分手的时候。那时候,第一次感受到被喜欢的人抛弃的感觉。

现在想起来,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喜欢过他。

鹤丸想起来,今天碰巧遇上一期一振。看对方的样子也不像记起来了。毕竟,要是记起来自己高中时喜欢男生,是正常人都不会来搭话了。

【毕竟是那么丢人的事】

沉沉的,鹤丸在胡乱冥想中昏睡过去。脑海总是有个水蓝色头发的人。他不知道是谁,只是觉得他十分熟悉,又令人痛心。那人不断朝自己靠近,最后在只有一尺的地方停下,直勾勾看着自己。五官总是看不清楚,但是那人却直扑自己怀里来了。那怀抱是如此温暖,怀念……

“——~~”吵闹的声音总是在人最美好的时刻响起,这条定律亘古不变。鹤丸朦胧睁开眼,才发现眼睛里早已模糊不清。生理盐水止不住地往下淌:“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啊……”用手抹去烦人的东西,鹤丸才赶紧把那独自响了好久的电话拿起来接。

“喂?”此刻他由衷庆幸自己声音没带上哭腔。

“您好,请问是鹤丸国永先生吗?”一期早认出了那单音字的主人。毕竟,这些天他已经努力回想了无数次那个被自己遗忘的,重要的人。

“是我,你是一期一振?”真是麻烦啊,明知是谁还不能省略这段对话。

“是的。鹤丸先生,请问您晚上有事吗?我想我们有不得不谈一谈的要事。”一期严肃地甚至带上了低气压。

“有。那今晚八点,我们在a商场的咖啡厅见面。”什么啊,他想起来了啊。

“好的,今晚见,鹤丸先生。先再见了。”一期的陈述句中甚至有些上扬的音色。

挂掉电话,鹤丸就直接倒回床上。

即便知道真相也还是联系了我吗?呵呵。鹤丸心中莫名喜悦。

一期握紧手里的名片,脸浮上了红云。他似乎找回来了,那份当初的悸动。

【真是期待啊】

……

漫长的等待,鹤丸挑了一个自认为比较早的时间来到咖啡厅,发现那人早坐在里边了。

“晚上好。”鹤丸放下包,走到一期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晚上好,鹤丸……同学?”一期端正地坐着,有些腼腆地找起适合的称呼来。

鹤丸挠挠脸“还别这么叫我,一期。”随后露出一个稍稍看得过去的敷衍笑容。

到了这个时候,论谁都不可能知道聊些什么话题。两个分手那么多年的人在一起能做什么?

但是现在他们心中都渴望有什么能够改变。

“鹤丸!我想告诉你,我现在可能还是对你有感情。”中年人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又逐渐埋下头去。

脸上还有着温度。他又想起这些天来他还在大脑里想过与鹤丸一期的各种。

当中不缺他们一同度过的粉色时光:他们来得比任何人都早,然后在无人的教室相互早安吻。他们在中午时相互交换亲手做的便当。他们在夕阳黄昏下缠绵……

虽然现在难以启齿,但是认真思考过,一期一振依旧还恋慕着鹤丸国永这件事。

“我想,我也是。”鹤丸目不转睛盯着一期,意料之中看见那水蓝的发丝里透出的蜜色目光,带着十足的惊喜。

“其实,这些年我都没有忘记过你。”虽然也想过交女朋友,但也还是觉得不合适。

“我……说实话,我可能已经记不太清楚鹤丸了。但是当我回想起来时才发现自己当时有多么喜悦!我还一直在为忘了您的事而愧疚……”一期好像还要接着说什么,望着他顿了顿,又重新启唇“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我这种情感是不是爱情……”

“那,还要再交往一次吗?”鹤丸此时已经不清楚是不是感动了。

两个人不同的生活却还能接轨,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无论是家庭还是工作,还是无法束缚那颗真正想找到归宿的心。

“嗯。”一期有些感伤了,眼泪不会轻易地留下,因为有它该掉落的时候,不过不是现在。

【那么,就再交往一次吧。】

————————

从没信号的老家刚回来就发了。为解脱松一口气。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