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由于要中考了可能会拖更很久


被凹凸击中了……

喜欢把死物写活选手。
cp:鹤一期,博狗,雷all
大概是个很懒得画手/文手
不是一般懒

【鹤一期】守望的路灯【中】

Ooc注意

路灯鹤(有灵体)×成年一期

鹤丸自述视角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拍在地面上,老旧泛灰的柏油路也被这雨欺诈的毫无本色。

我心乱如麻,已不知该如何面对此刻的生活。平时我从未有过如此慌乱的心情,甚至连不断持续的光照都变得颤颤巍巍,忽闪忽闪地,只不过现在都被暴雨冲刷变得毫不起眼罢了。

雨水的温度从未有过的冰冷,是秋末少有暴雨的原因吧。但为什么该死的体温就是降不下来,还一直冲着大脑烧去了。

“呵呵……”明明,明明只是救了那小子一命,居然对他产生了留恋?鹤丸国永啊,你不过只是盏路灯罢了,别做那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只是,静静的坐在灯架上,断片的大脑已经放弃思考,在渐小的雨中逐渐失去自我意识……

飘过一缕水蓝色的发丝,啊,是樱花的淡香。并没有一株樱树伫立,却有一股令人安心的香味……还有淡淡的酒气,在这时候有这种味道还真是破坏气氛呐。好像还有轻微的呼吸声? 缓缓睁开眼,揉揉眼睛,我这是睡了多久啊?月亮……晚上啊。好像身上有点沉…… 一头熟悉的水蓝头发……蜜色的眸子里缀满消沉……提着公文包的手……另一只还提着个酒瓶……

这是一期?等等再像也不可能是那个一期一振吧!? 再瞧瞧,这张脸除了一期一振还有谁……

“……上司±♞就是。想::!~…扣…-≮”一期一振嘴里支支吾吾念着什么“∷~±◎☆◢不去……升……嗝……”

不行啊听不懂。。

看来这孩子是在工作上遇到瓶颈了吧。我看看,都长这么高了啊,这不都和我一样高了嘛。我沉睡的这些年间,发生了什么…… “嗯,一期你说吧,我都会听着的。”我就着台阶坐下来。

“……”一期只是依靠着我的电杆趴着,看来是醉的差不多了。
又看见他抬抬手不知道在比划什么“……今天喝了这么……大的……嗝。”
刚放下得手又抬到胸前解起了领带“好……好热啊。”

等等走向好像不对!?

“药研……能帮我放点水……啊。我……要嗝……洗……”

“一期你等等啊……”我冲过去拦他正在摸索纽扣的手,奈何手与手又穿透而过。

那张平时严谨的面容染上酒气的潮红,如同一颗熟透的草莓……稍开的领口下还有那双不断动作的骨节分明的手。眼见这眼前的人逐渐敞开的胸口…… 我不得不转过头去,却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

这幅身躯的模样,我可是从未想过的啊……

“一期,你这样的话……”明知他听不见,也只是说给自己听罢。

“嗯?没有浴衣……我去拿……嗝……”身影摇摇晃晃,逐渐离去。

我一直目送着他走进单元门,又看着冲下楼的他的弟弟们把他扶回家里。

只是,一期一振的模样不停在脑子徘徊,没有一点儿消散之意。细碎的蓝发贴着出汗的皮肤,潮红的脸诉说着未尽的酒意,往常闪耀的金眸如今也有些涣散,朝不远的方向投去焦点。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他吧…… 提手扣扣自己发烧的脸颊,我跳上灯架,静静等待夜晚的消磨……

此后的一期一振也常来灯下说话,也不知道他这样持续多久了。该不会从那时我说的话后就一直……

岂可修,沉睡这么多年,得错过多少一期的心声啊!!

还没从自己的气愤中走出,今日傍晚一期就来了。依旧公式化的笑容挂在那张清秀的脸上。 即便是熟悉的表情,我也能看出他今天心情不错。因为呐,那稍稍有些舒开的眉头,陪伴他这么多年的我怎会看不出呢。

“鹤先生,今天我被公司总部调去了,能在总部见到些新事物。”他嘴角骄傲的扬着“新的环境应该能给我带来好运吧,至少现在的上司很公正。” 没有多余东西要提,青年一只手无心放在电杆柱上打转。 “哦,对了。先生还不知道为什么我把您称作‘鹤先生’吧。”那亲近的神情宛若与故人一同交谈“其实,我实在是忘不了您的一身雪白的样子。……哈哈,也不知道当时是在想些什么了,只是觉得……您与鹤有些相近,很奇怪吧……”一期眼神袒露着些许难堪,毕竟此时在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对空气说着奇怪的话。

“……总觉得,您是个很难以靠近的人,那么纯洁,通透,总是看不懂您在想些什么,像神一样……”“但是看过一次神明之后我就会贪婪起来!于是一有时间都在这里等着你出现,只是期盼再一次的相遇……”

“您不是说您会在这里倾听我的话吗?但是10年了,我一次都没在见过您。”清秀的面庞多了慌乱的神色,因为情绪激动而涨起的青筋“鹤先生,10年后的今天,我依旧无法忘记那30分钟的故事,哪怕一瞬,我希望能得到您的回应!”他喘着粗气,大口呼吸只为舒缓情绪。

【但是青年与路灯仍然无法共鸣】

我被一下子高涨的一期吓到了,看着那张我观察了26年的面孔,心头的悸动无法平息。

“……今天就说这么多,那么鹤先生,明天见。”习惯性礼貌地招手告别,一期朝家的方向离去。

我在无人会在意的情况下,张大双臂,脑袋放空,就这么后仰倒在地面上,脑后和背部传来的疼痛让我暂时保持清醒。

“一期一振,你真是个令人着迷的人类。”边感叹一期的魅力,我思考起能联系我们之间的方法。

“周围的事物应该是我和人类都能看到的吧?”我从灯架上纵身越到花台前,随手折下一支树枝,摆弄起叶子来……

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将墨色天空逐渐染红,我便折腾起树枝来。我摘栀子花,放在鼻尖感受夏日难得的清香,之后又把白色的花瓣剥下,放在路中央。用折下的树枝拼凑着“一期”的字样,用石子摆“鹤”的笔划。最后,伴随着熟悉的皮鞋声,把事先准备好的小礼物放在最中央。

一期出门的时间正好是太阳露出半个头的时间。所以,当他怔怔站在“惊喜”之前时,水蓝色的发丝被橙色光染的变暖。我细细揣摩那张此刻露出不曾见过的表情的面孔,心中充满自豪感。

我给一期准备的特殊礼物是用报纸剪字拼成的“好久不见,一期”。短短6个字,我用手指抠了无数张报纸。只是,只是想实现他的小小心愿罢了,因为我们无法相见,文字和景物成为我对他表达心意的寄托。


【未完待续】
——————————

懒癌犯了,谁来救救我(´இ皿இ`)

还有点图没画,分镜没画

谁来告诉我懒癌怎么治。。。。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