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由于要中考了可能会拖更很久


被凹凸击中了……

喜欢把死物写活选手。
cp:鹤一期,博狗,雷all
大概是个很懒得画手/文手
不是一般懒

【鹤一期】will. Ⅴ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ooc慎入

Ⅴ:

我是一期一振,α中学的毕业生。先前是α中学的学生代表,初三一班的班长。

对于班上的每一位同学我都尽心给予最大的帮助。对于鹤丸国永同学来说,我毫无价值。每当我找他谈话时,很大几率会被他用奇怪的理由推开。

因为不同于听课的我,他似乎能聪明到在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拿到学分。虽然并不是太了解这个人,但我所接触到的他都令我匪夷所思。

他的外貌格外的吸引人,仿佛是虚幻的。他有一头少见的银白色头发,颈间的银发又稍稍长些,大概能扎一个小辫子的样子吧。还有那双鎏金的眼瞳,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的魔力,在光下甚至泛着闪闪的金光。对了,他明明非常瘦,看起来运动很少,却有均匀的肌肉附着在手上。上一次看他精准投篮的时候,我不由地感叹这双精瘦的手竟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还有他的笑容,每当我习惯给他会一个礼貌的微笑时,他却还我一个大大的笑脸,感觉像一个太阳。我发现,自己越是关注他,就越是移不开眼。

他身上的魅力太让我好奇也太令我畏惧。如若有契机,我想成为他真正的朋友。

我会在放松时去拉小提琴,我认为音乐是最沁人心脾的。当然,我也早就注意到躲在窗外的偷听鹤丸国永同学。起初我还认为是自己拉的不如他愿,直到后来看见他多次偷偷拜访。每当我想找他搭话时,那白色的身影早就溜烟没了。

半年前的一节国语课上,老师点名让溜神的鹤丸同学朗读。在同学的哈哈声里,那动人的声线将乏燥的文字侃侃出来。一字一句,明明是毫无节奏规律的朗读,却让我向往。

他一开始就别于他人,将自己区别于“常人”。的确,这般不凡正是我关注他的原因。

碰巧一天中午,我从走廊一角路过,远远看见他坐在一棵樱树下。远看过去,纯白的他一尘不染,将自己与喧闹的现实划明界限。微阖的白色长睫下,金眸静静望着远方。一瞬间,我竟有想被那双迷人的金瞳览尽自己全部的欲望。仅仅是这样看着他,我就不由得又朝那个方向走去。靠近那扇窗,看到外面的鹤丸同学。逆光的视觉效果把那身影变得萧瑟,是啊,这般纯净的人即清远而孤寂。好想,好想呆在这个人身边。回神打消自己可笑的想法,我转身离开。

之后的几天我开始害怕和他靠近,怕被他知道自己对他抱有自私的想法。但没过多久,我就不自主的朝他的方向看去。从我的座位这个方向看去,正好可以瞧见窗上倒映的鹤丸同学。越是逃避这种心理,我就越无法专心于手上的事,还有几次把他的名字写在书页上——鹤丸。

我觉得毕业季那天会是我今后都无法释怀的一天,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了谎,即是欺骗自己,也是……不,我的拒绝可以使他更好。

“一期一振,我喜欢你。”鎏金的眸子露出的诚挚,上扬的薄唇露出的勉强笑容,就像神明被束缚一般。这便是给我最大的谎言。

那自由的仙鹤不该停留在平凡之人身边。

让天上之人被自己束缚,让虚幻的存在永远停驻。我无法停止自己的妄想,却又不敢去毁掉那个自己憧憬的仙鹤。

“……对不起。”就这样结束吧……

我已经不想回想那个慌乱演示的自己了,让一切步入正轨吧。

“喂,是一期同学吗?”

“是的,请问……”

“我是清光,加州清光。”

“清光同学啊,抱歉,请问有什么事?”

“明天有个班级会还请班长大人大驾光临了,地点在∰∰。”

“我知道了,有需要的东西吗?”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要带泳裤。”

“没有别的了吗?十分感谢,清光同学。”

“嗯嗯,一期大人明天见~”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更衣室的尴尬情况。思绪一直处于混乱状态,直接让我忘了这是班级集会,全班同学都可能来参加。

所以为什么要来游泳?

我心不在焉地换泳裤,衣服脱到一半我才发现自己一直被人盯着看。庆幸自己好像是站在阴影下,不然被炽热视线烧红的身体被看到的话……

当我放好了衣服慌张走开时,无意瞟到了那张白净的脸通红无比。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