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羽生风

由于要中考了可能会拖更很久


被凹凸击中了……

喜欢把死物写活选手。
cp:鹤一期,博狗,雷all
大概是个很懒得画手/文手
不是一般懒

【鹤一期】will. Ⅱ

哎呀,双更大法好啊「捂肝倒下」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Ⅱ:

鹤丸国永是个怎样的人?

看看班上情况就知道了。

现在是英语课,诺,鹤丸现在手上写着什么,和其他人状态完全不一样呢。

在抄写钢琴谱,事后在班长一期一振的质问下鹤丸国永如实说道。

“上课请不要做其他的事情。”

奈何一期一振多次劝阻。

“课上的东西我都掌握了。”鹤丸国永理直气壮。

拿这个人没办法,一期一振有些挫败的回到座位上归纳起笔记来。

悄悄注视着一期一振的一举一动,鹤丸国永越发移不开自己落在一期一振身上的视线。那有些生气而微微鼓起的腮帮子,紧紧抿住的嘴唇,皱起的眉头,水灵的双眸……

鹤丸国永再一次甩甩头转过身移开视线把焦距落在五线谱上。奈何早已没了心思,大脑一片浆糊。

蓝发少年的每一个表情神态总是在鹤丸国永心头荡漾,“啪……”双手拍在自己脸上发出引人围观的声音,同学投来看智障的眼光,鹤丸国永才赶忙解释:“哈哈,我只是有些困罢了。”等同学转过头去,鹤丸国永又疾步走出教室。

“喂……”一期收回自己默默关注鹤丸的心思,为自己没能拦住踱步而走的鹤丸而后悔:要上课了啊,笨蛋。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整节课上都没有那抹刺眼的白色身影。

鹤丸国永翘了一节课,来到学校的钢琴室。来按下黑白的琴键通过琴声掩盖自己难以掩饰的不安。

自己在不安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关注一期一振?鹤丸阻止自己去想那些打破一期一振常规的想法。

清楚知道一期一振是一个一丝不苟,对什么都平常对待,绝不反常规的人。但自己却是个毫无规矩可言,随心所欲的人,却妄图打破别人的常规而欢喜。边思考,鹤丸修长的手指按压琴键的力度又增加几分。

此时那一期应该在教室里认真听课吧,真想打乱课堂秩序啊。鹤丸国永指间在琴键上辗转,高昂着头,微眯着眼……

在这堂国语课上,一期一振时不时往前排空着的座位瞟,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竟第一次在课上分神?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强迫自己回神听课,耳边却飘来悠扬的琴声。课堂仍然再继续,没有人会为窗外的闲事而放松迫在眉睫的中考紧张感。一期一振却止不住伴着这琴声想起鹤丸来。明明刚认识不久,却能清楚的想起对方的模样。一期一振为这样关注鹤丸而感叹,真是个不令人省心的人啊,不然怎会令自己这样印象深刻?

两人却深信不疑的以为只是对方太过于出众了。

一期一振没有参加所谓多彩的社团活动,因为每日急于回家照顾年幼的弟弟。他儿时便被细腻的小提琴声俘获,如今也时而会在午后静谧时去拉响弦音。

这天的中午罕见的高温。在有些落叶飘散之时刺眼的阳光也穿透叶缝和玻璃,照射进音乐教室。

脱下校服外套,将制服领带扯松,一期一振为难得的放松而叹息。拉开黑色琴盒,把小提琴放在肩头,他为此时的安稳而扬起嘴角。

把弓放在琴弦上,随心而动的弦音随他的心境不断变化。这是他一直都喜欢的曲子——will,尽管不是特别出名的小提琴曲,却是最打动他的一首。练习了千万遍,这已经成了最能表达自己心情的曲子。

鹤丸国永此刻看的入神。

年少总有太多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任何新奇的事物都能够打动少年们的心。

鹤丸又一次被一期一振吓到了。拉小提琴的人很多,但会拉小提琴的一期一振只有一个。

他站在窗外看着。一期一振因汗水而有些蓝色碎发黏在前额和脖颈上,被解开一颗扣子的衬衫里暴露开一期一振精致的锁骨。松垮的领带随他身体的幅度而摆动。那双按弦拉弓的手细长却骨节分明……白发少年为此庆幸,他是第一个看见这幅光景的人。

一期一振并不只是外貌吸引鹤丸。连那时而起伏跌宕,时而平稳悠扬的琴声对鹤丸也是一种撩拨。

鹤丸国永的心脏加速运转,他清楚的认识到这种情感,名为“喜欢”。

评论

热度(17)